治久

【鹿战】本有缘

安安静静参个赛


我太难了

 

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今天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,一座刚刚修建的庙宇独立在山顶上,庙内偶尔闪过一丝亮光。突然,一阵哒哒的马蹄声响起,越来越近,一直到庙宇的门槛前才停下。


      “这怂天又瞎搞,滚犊子!”马的主人摘下斗笠,甩了甩头发,将马束在一-边,大力的敲了敲门。“有人吗?”无人应。


      “喂!不是个东西就叫一声!”仍无人应。


      马的主人越发暴躁,直接踹开门,屋内竟有一只燃着的蜡烛立在门前的贡品桌_上,摇曳的烛光迟迟不灭,且桌上立着-一个缺少头颅和一只胳膊的石雕,石雕的双腿跪地弯着腰,一手撑地。


      战乙坐在桌前的坐垫上,等着这该死的雨停


      突然,战乙看向旁边阴暗的柱子,手摸向旁边的砍刀,说。


      “什么东西,快给本大爷出来!”


      柱子后的小女孩缓缓的走出来,一步步挪到战乙身边。


      战乙在微弱的烛光下先注意到的确实她那微卷的头发,看起来又长又顺,发梢总是一抽一抽的, 感觉能动一般。女孩一直低着头,似不愿被他看到真容。


      战乙刚想问其姓名,从哪里来,便听到另一个沉厚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 “妒裟,你怎么又乱跑。”一男子不知从哪里走过来,牵起女孩的手。“嗨,是你啊。”


      这人正是前些天卖给他那把砍刀的商人。“这便是缘分吧,那把刀,是不是很顺手,轻易便可斩其肢体,锋利无比。’


      “嗨,真还挺不错的,你们也来这避雨吗?


      “是啊,雨可真大呢,以前这个时候也总是这样呢,对吧。”有鹿摸了摸女孩的头,妒裟习惯性的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 “这样干等着会不会太无聊了,不如给你讲个故事,侠客?”


      战乙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 ‘听说,这个世界上有神的存在,一个少年有一次偶遇了一个下凡历劫的神,之后俩人一起经历了 许多,神感受到少年的天真,善良,对他动了不该有的感情,神说要讲他带到天_上去,少年当然很激动,因为他也要当神仙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后来,少年去了天上,他对一切感到新奇,神非常开心,并且教了他一些仙法,一开始都很和谐。但是,之后神很少陪在他身边,他总在处理一些事务,在神有空的时候,少年想和他谈谈,却总被神的妹妹抢占先机,她并不想她的哥哥和一个陌生人往来,他的妹妹刚和人的十岁-样大,也许有些天真,私欲。


         之后少年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神的眼前。神终于有了时间,想陪陪少年,去找他的时候,看见了他的妹妹,但是他的妹妹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纠缠,而是紧抿着嘴唇跑了,神并没有多想,因为他那是只想着少年。


      之后,神发现妹妹越来越奇怪,从不说一-句话,他找到她,看见她口中空荡荡的,不禁瞪大了双眼。


       他找到少年,可是少年的无辜模样使他心软,他隐瞒了。可是后来,少年的欲望越来越大,神最终上了处决台,神仅有的家人,她的妹妹只能流着血泪,带着遮掩物,挡住她那零散的头发,咧到耳根的嘴。


        神请求他放过他妹妹,双腿跪地弯着腰,一手撑地,另一只手伸向前方,脸上布满绝望,对于神来说这是至高的耻辱。最后,少年仍是亲手拿着刀,斩下五刀。你觉得少年爱过神吗?


      战乙突然发现问题转到自己身上,有点懵逼。


      “爱个屁啊。”神经病才爱过,战乙想。


      ‘ 最后神和她的妹妹怨气不散,终化为恶鬼死尸,永世不得超生,他们想,那少年怎么能和他们不一样呢,他怎么能重生呢?
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他们下凡,找到每一转 世少年都必经的地方,斩其头双腿双膀,将其化为石雕,取每一世的一部分拼接成一个完整的人,这样一百个轮回,他就和我们一样了,是吧。雨停了呢。


      有鹿刚说完,战乙便感觉背后凉嗖嗖的,他看向石像,又看向身后的女孩,女孩不知何时已经抬起头,露出空洞的双眼和咧至耳根的嘴。


       她的头发突然嘶嘶的响了并动了起来,她的嘴里伸出一个又细又长的红舌。“妒裟,还有一-个了,他就和我们一样了。”有鹿微笑着。


      “妹妹,下次就是最后一一个轮回了吧,幼女是多么美好,不应该像我们这样啊。”


      多年后,同样的庙宇,同样的马蹄声,只是庙宇前方的雕像多了一只伸着的手臂。只有有情之人才会生生相遇啊。


      庙宇倒塌了。没有雷电,没有大雨倾盆,石头整体碎的不成样子,是在一夜之间被发现的,村人都有些惋惜,家中有着幼女的更是想要把它修缮起来,以保佑女儿平安,虽然最后有鹿的劝说下不了了之。那座雕像顺着竹林滚落下山崖似乎也摔得四分五裂,没人再看见过。